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回顾历史

贫穷落后,不是贵州永久的标签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昔日旧颜——落后、闭塞

1958年9月,我在河北唐山中专毕业了。在大跃进的高潮中,全国统一组织分配支援大西南,我被分配到贵州省工作。早就听人说,贵州是一个“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的极其落后的穷地方,是古代囚犯发配的蛮荒之地。因此得知毕业分配到贵州的消息,我的心都快碎了。我就是带着这种对这神秘陌生土地的恐惧心情,告别了故乡之地、亲人、同学,登上南下的列车,奔赴贵州这片令人畏惧的地方。当年的火车还是蒸气机车,时速不到60公里,从唐山到贵州数次转车,花了近5天的时间才进入贵州境内。从车窗外望,只见秋雨绵绵,群山耸立,曲折破败的沙石路面的公路上,偶遇几辆老旧的汽车在缓缓行进。遥望周边的乡村,无数破旧低矮的茅草房映入我的眼帘。时值9月末的晚秋,老乡们还穿着破旧的单衣,在寒风中冷得瑟瑟发抖。这种景象让我对人们说的贵州是“天无三日情,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的说法确信无疑了。从唐山到贵州的火车车票只买到都匀,因为当时的铁路只通车到此,铁路尚未修通贵阳。因此,我只有再乘汽车、班车,沿着曲折颠簸的公路前往贵阳,整整花了两天的时间才到达。这就是60年前,我初次踏上贵州土地给我留下的,一个贫穷落后的地方的,难以忘记的印象。在贵州省煤炭厅报到后,我被分配到六技建井工程处工作。由于三年自然灾害,国家基本建设遇到了很大困难,不得不暂时下马。因此,经省委组识部批准被调往安龙支援财贸,我被分配到洒雨粮管所工作。

1962年的安龙,是一个真正的边远小城,除西关老街外,只有北大街还像点样子。城区的边界,西边只到西边龙井,东边到鼠场坝,北边到皂角树。整个县城全是木板房,砖瓦房,甚至是茅草房,没有一幢水泥楼房。通往省城贵阳,广西百色,专署兴义的公路,全是砂石路面,晴天尘土飞扬,雨天泥水四溅。从贵阳到安龙三百多公里的路程,要花两天的时间才能到达,中途还要在安顺或者兴仁过夜休息。从安龙到兴义六十多公里的路程几乎要花半天时间。交通的不便,让安龙与外界交流十分困难,死死地被困在黔西南的一个角落里。几万人居住的小城,吃水全靠分散在各处的水井,靠人工提水吃,根本没有自来水,连县政府的大食堂都是如此。  用电更是困难。那时只在赖石高处有一个不到一百千瓦的小型火电厂。由于电力不足,电灯昏暗,而且经常停电,煤油灯成了必备的照明工具。总之,那时贵州的住房,水、电,路等都停留在一个十分落后、闭塞的状态。

今日新貌——高精、亮丽

转瞬间,时光来到了1978年。 在这一年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上,做出了全党的工作中心由阶级斗争为纲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的决定,改革开放的新时代到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醒了沉睡的神州大地,也给贵州的发展,安龙的发展插上了腾飞的翅膀。经过40年改革开放大潮的洗礼,如今的贵州,如今的安龙,已今非昔比,早已旧貌换新颜。

统计表明,2017年贵州省GDP达到1.35万亿元,增速10.2%,高于全国水平3.3个百分点。后发赶超,是贵州干部群众干事创业的志气和目标,更是贵州“赶”和“转”的现实写照。贵州经济连续7年增速位居全国前三位,连续15年两位数增长,经济发展正呈腾飞之势。贵州正在深入实施大扶贫,大数据、大生态三大战略行动,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不断增强。贵州全面落实各项决策部署,撸起袖子加油干,迈开步子加快赶,经济发展呈现“高要求、高起点、高效率、高质量、高速度、高福祉”的“六高”特征。

谁也不会想到,那个全国各方面最落后,经济上全国垫底的贵州,能够迅速以昂扬的姿态大踏步前进,经济总量迅速超过几个省、区。贵州经济社会发展持续迈向高质量、高速度,像一块巨大的磁铁,吸引着外界的目光。“贵州为什么能后来居上,我们向贵州学习什么”成为热门话题。经济发展稳、新、好的“贵州现象”让全省干部群众振奋,也让兄弟省份深思,经济学家“着迷”。就是靠“贵州现象”的巨大吸引力,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国家大数据综合试验区相继落户贵州。贵州发展的政策效应和前景难以估量。如今,贵安新区已成为全国大数据计算中心,世界顶级网络研讨会多次在贵阳召开,世界的IT精英群聚贵州,给贵州的发展开创了良好的机遇和空间。靠着大数据的推动,“山地公园省,多彩贵州风”的旅游品牌己被广泛推介出去,贵州已成为人们熟知的最具吸引力的旅游目的地。

贵州是全国唯一没有平原的省份,连绵的群山高耸云端,峡谷幽深,大大增加修桥、筑路的难度。改革开放以前,根本没有高速公路,就是普通公路也是标准很低,蜿蜒曲折,凹凸不平,所以交通十分不便。改革开放带来了贵州公路交通的大发展,特别是十八大以后的这五年,凭借人民的不懈努力,硬是实现了县县通高速的壮举,能做到这一点就是平原省份也是不多的,这也是“贵州现象”的最大亮点。

顶级大桥样板看中国,中国大桥样板看贵州。由于贵州复杂的地理地貌,深不可测的深山峡谷,给大桥的建设带来很大困难,但也给建桥工程师们提供了展示才华的空间,各式造型独特优美的大桥遍布贵州大地,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横跨云贵两省的北盘江大桥就是典型的代表,它以跃距江面六百余米的高度闻名于世。贵州成了各式桥梁的博物馆,也是贵州全域旅游的靓丽名片。贵州早已把那“天无三日晴、地无三里平、人无三分银”的令人心酸的落后帽子甩在脑后,贵州已迎来了美好的新生。

明日前景——美好、示范

我们脚下的,是习近平总书记时刻牵挂、厚爱的土地,是一片底蕴深厚,活力四射的土地,也是一片孕育奇迹,成就梦想的土地。贵州的发展前后相续,今天的奋斗将成就明天的光荣。思想是行动的先导,理论是行动的指南。只要我们坚定不移地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航标灯塔、精神砥柱和行动指南,贵州就一定能取得更高更快的发展,一定会行稳致远,不断创造更加美好的未来。

安龙也和贵州全省一样,改革开放40年来,早己今非首比旧貌换新颜了。新城区已是高楼林立,老城区正在进行大面积棚户区改造,不久的将来一座充满历史记忆的古城就会出现在人们眼前。新城、老城,将会让人们体会到历史前进的脚步。安龙冬无严寒,夏无酷暑,蓝无白云、空气清新,这样的良好环境将会使游人流连忘返。招提湿地公园正在大规模建设,十里荷花,烟波浩渺的盛景将再现安龙城边,比古代更气派、更秀美。除此之外,国家山地户外运动示范公园——笃山攀岩公园,国家级森林公园——仙鹤坪、拟打造的AAAA级景区——金州农耕文化园、金惠花卉园等景点,更为安龙实现全域旅游提供了很好的旅游资源,安龙必将成为人们向往的旅游目的地。我相信安龙成为脱贫攻坚示范城、历史文化体验城、山地旅游康养城的日子一定会早日到来。

从1958年唐山学校毕业来到贵州,到今年为止,已60年了,整整一个甲子。对我来说,贵州已从陌生神秘的土地变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我62年来安龙也有56年了。在这块土地上有我在水利战线上奋战奔波的足迹,有我在人大机关为政权建设做出的努力。我认为自己一生,活得充实,自己为安龙的发展出过力,流过汗,添过砖,加过瓦。为此,自己总算得到心理上的慰籍。我爱第二故乡安龙。这里有我热爱的土地,勤劳善良的人民,更有我时刻眷恋,四世同堂和谐美满的家人。愿贵州的明天更美好!愿第二故乡安龙明天更美好!


    
分享到:
0
上一篇:
下一篇: